陳柏良弟兄追思禮拜(生命出於神,也必收取於神)

原創作者:恩霖台福基督教會 Rachel姐妹

圖文编辑:Jessie姐妹

1月11日聽到Toby弟兄被天父接回天家,歇了地上的勞苦時,我震驚到說不出話來。他妻子還沒有出月子,兒子小沐恩才來世16天.. 雖只去過他和妻子的青年團契幾次卻真的接受不了這件事。 可能很多人心中有相同的疑問,上帝啊,這對他們一家是多麽殘忍? 直到参加18日的追思礼拜,我找到了答案。

當今早出發去參加生平第一個基督徒的追思禮拜時,我的耳邊却一直回蕩之前送舅媽時的那首震耳欲聾的祭歌, 頓時被難受的情緒壓得喘不過氣來.. 雖然知道基督徒的禮拜一定是贊美詩伴隨,而且离世是暫時的離別,但畢竟是告別仪式,我懷著哀痛的心前去了..

【一個見證神的一生,值得的一生】
看到追思儀式上的視頻後才知道:Toby弟兄有先天性的心臟病,生下來是瘦小體弱,血液含氧量不到40%.. (正常人是95%,低於85%就會覺得暈眩)可見他是怎麼樣的難熬.. 用左腳上的血管移植去心臟遭失敗,又去試右腳。他父母親未信主前拜佛祭鬼保他命,卻不見任何好轉,開始打算放棄這個生命。當時的護士長不忍心拿去維持心臟管子,給他持續仔細的照顧。當試完所有的希望時,只剩下拔去管子的選擇擺在面前,護士長見證了他身上的第一個神跡:他的心居然自行跳動恢復了,含氧量奇跡般上升了,命暫時保住了。然而,救治過他的所有醫生都判定他活不過3歲,為此舉家移民新西蘭想要好的學習和生長環境給他。可他走路會喘,嘴唇烏紫,沒有幼兒園學校肯要他,好在當時的美國傳教士一筆一劃在教堂教他知識,讀聖經使他認識和敬畏神。直到現在他35歲被接走,在醫學上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神給了他多余的32年,並且娶妻生子。

母親張菁容傳道在追思錄裏回憶道,那時並不知這是上帝的作為,他是上帝特殊的寶貝,也不知道有上帝,所以更不知應該向誰祈求。Toby弟兄進行過大大小小的手術,一直在等待身體狀態更好時可以換心臟。盡管身上疤痕累累卻從不向父母抱怨。臉上掛著太陽般的笑容,反而去安慰那些身體強壯者。在醫師的智慧和禱告的結合下,他在20多歲時心臟恢復接近常態,血液含氧量依然不滿80%,就這樣,他卻活出了付出愛,滿有基督的一生。

在他上司致辭裏,作為負責的男幼師,Toby從來都是為了幼兒園和孩子的利益著想,常常去安慰那些殘障兒童的家庭,支持非洲福音事業等。縱然幼師的體力負荷已經挺累,依然在下班後全心奉獻給團契。在教會長老致辭裏,他是盡心盡力的兒童主日學老師,青年團契組長。他首先顧念單身的弟兄姐妹,關心他們在異國他鄉的需要。在遠從南島趕來的弟兄的致辭裏,他的一生就是耶穌的一生,裏面的溫柔,平和,謙卑,使他這個無神論者知名醫師徹底歸回主。在妻子的懷念致辭裏,他是屬靈的帶領,忠誠的伴侶,體貼的丈夫。她在他的生命裏看到了耶穌基督的樣式。一個懂得愛神才會愛人的男人。在爸爸的懷念致辭裏,他是一個殘缺卻完美的禮物,讓他和妻子尋求到真神,並一生願意為主獻上,做了傳道人。

追思禮拜在本教會,禮堂上下座無虛席,凡是能容納人的空間都擠滿了人。我想,一個人最後的告別儀式,才是定義他一生的價值吧。

【不一樣的紀念】
得知兒子暈倒,住院,出院,再暈倒,12月26號再住院的當天晚上迎來孫子的降生,這個堅強的母親兼傳道人依然在兒子離世的第二天站在講臺上分享失去和償還的講章。追思會結束送走眾人時,這位母親還掛著平和安祥的微笑。這和我參加的舅媽的傳統葬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若說沒有神,那這個力量從哪而來?

【神的恩慈守約】
得來不易的孫子生下來全身無一處異常,吃喝正常,彌補了當時幾個月都沒法給兒子親自餵奶的奶奶的遺憾。 孫子取名Timothy(提摩太)。希臘語意為敬畏和榮耀上帝的人。願小小的你,延續爸爸生命的你成為全家的安慰和喜樂,從小就認識信靠神,順服得走神要你走的路,那是一步步蒙福的恩典之路。

太多感動點已經記不得了,但是Toby弟兄這個榜樣就如耶穌基督在人世的33年半一樣,有持續付出和傾盡所有的愛湧流著。願那日來參加我追思禮拜的人,也能如此評價我 “當跑的路已跑完,當守的道已經守住了,當打的仗也得勝了,那天上榮耀的冠冕也已為我預備好了”。

好好享受與神同在的樂園,Toby弟兄,我們不久再見。

Categories: 團契生活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